线上赌博公司首页 -> 恐怖灵异 -> 《幻想世界大穿越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幻想世界大穿越书页 』

幻想世界大穿越 正文 第四十二章坐莲台者,祇园精舍,鬼死为聻

(为方便您阅读幻想世界大穿越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线上赌博公司”网址 www.jyminghui.net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法净大师手上托着紫金钵,直视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具黄金骸骨,黄金骸骨是一名老僧的肉身,他的一部分骨殖已经玉化,特别是抠着黑色的魔土,往法净他们逃出来的方向伸出的指骨,指尖已经完全化为羊脂美玉。

    这种特殊的玉化,法净当然看的眼熟。

    “指骨舍利!”

    一位指骨已经化为舍利,接近菩萨果的大能,就这么死在了血海劫眼的缺口,临死前还在往通往血海劫眼的方向挣扎。莫说法净大师这些未能坐莲台的菩萨罗汉,就是已经坐上了莲台,悄悄混在一行苦修士中间的无名老僧,都感觉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逃出了血海劫眼,还是又闯进了一个更可怕的地方?”有老僧看着佛骨舍利心惊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和这里比起来,血海劫眼才是安全之地,我们闯进深入了另一个更绝望的绝地!”

    法净大师也觉得不能排除这个可能,毕竟刚刚千辛万苦,冒着天大的风险逃出血海劫眼,然后转眼看到一尊拼命在往血海劫眼的方向逃的大能尸骨,不能不让人心里升起一种荒谬的想法:“我们再往外跑,外面的人却想要往里面逃……到底哪里才是安全的所在?”

    法净手中的紫金钵在微微颤抖,仿佛恐惧而战栗,法净从未见过这尊先天灵宝会主动做出反应,大部分时候,即便困在血海劫眼中,遭受毁灭劫力的消磨,面对大罗尸骨的威胁,这尊先天灵宝都还是一副懒洋洋的,十分淡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现在紫金钵却大放光明,照亮了前路。

    无数黑压压,阴沉沉的扭曲古树扎根于黑色的魔土之上,不远处魔道驾驱的玄冥骨船陷在魔土的中心,上面漂浮着一层淡淡的煞气,魔道一众魔君的影子笼罩在薄雾之中,影影绰绰的,犹如鬼物一般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“紫金钵突然大放光明,必然有原因!”法净凝重道:“这里看上去不像善地,诸位师弟加快速度,通过这里……不要理会那群魔崽子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诸位老僧双手合十,领命道。

    法净大师祭起紫金钵,钵口放出的无量光明照亮了前路,黑色的魔土在光明之下化为黄金神土铺地,怪异的古树根系翻滚着,逃避着佛光的照耀,魔土深处飘来阵阵的梵音禅唱,一时间在魔土之上,开辟了一条神圣的道路。

    一行人踏着这条道路,迅速通过魔土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的梵音禅唱,终于有人忍不住听了一耳朵,然后就停不下来了,那位老僧震撼道:“这好像是世尊在讲经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同行的几位老僧忍不住偷偷听了听,当即也停不下来了!

    法净大急,祭起来手中的紫金钵,对着几人一晃,就把他们收入钵中,同时以雷音禅唱大喝一声,震得左右法相金身都动摇,六识震动。

    法净当头棒喝道:“这里是归墟深处的魔土,哪里来的世尊传法?这片魔土诡异莫测,必然是魔土中的魔物在搞鬼,乃是外魔动摇尔等心神,尔等速速清净灵台,不可受外魔感染!”

    剩下的人不敢再听,加快脚步,准备早一点通过这片诡异的魔土。

    唯有那位无名老僧微微皱眉,他侧耳倾听了一会,暗中皱眉道:“好像真的是世尊的声音,世尊为什么会在这里停留,为什么会来到归墟深处?”

    佛门中自有果位体系,并不认同洪荒主流的那一套,相当于内部有自己的升级体系。无论是罗汉,菩萨,还是佛陀,佛祖,都无法和洪荒主流对应,有些罗汉,尊者,菩萨已经证道大罗,但大多数菩萨,罗汉,尊者,又并非大罗果位。

    因此有时候会出现大罗级别的护法珈蓝,还要屈居于道君级别的菩萨之下这种古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但凡证得大罗果位的,世尊和几位佛祖,多半会赐下莲台作为嘉奖,因此佛门之中的大罗也有一个别号——坐莲台者!

    又被称为——莲座!

    无名老僧就是一尊坐莲台的大能,他混进佛门苦修士中,就是为了乘机查探一下归墟深处的隐秘,同时暗中保护佛门的一行人。归墟自盘古开辟以来,就极为隐秘,埋葬了洪荒大地不知多少秘密,当年龙伯钓鳌,沉入其中的两座神山;上古天庭和太古妖庭毁灭后,遗址也坠入了归墟之中;还有昔年的日出之地汤谷,包括扶桑神树都沉入了归墟之中;就连羿射九日,射落的九只金乌遗骸,也从中天坠入了归墟!

    这里还是一座大神通者的坟墓,共工怒触不周山后,尸体就被天河之水冲入了归墟;魔祖罗睺也被封印在归墟;就连封神之战的应劫之人申公豹,也被活着填入了归墟中。

    无数大神通者,都把自己的算计和秘密遗留的线索证据,隐藏在了归墟之中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了平时根本没有几位大罗敢进入归墟,一是因为归墟危险无比的环境和里面镇压毁灭魔祖罗睺。

    二也是因为妄入其中,会引起大神通者们的警惕,谁知道你进去是想调查谁的黑材料,想挖谁的黑历史,是不是想探寻一下天庭为什么会毁灭?妖庭帝俊是怎么死的?唯一活下来的金乌太子是谁?诛仙四剑是不是回到了罗睺的手中?娲皇圣母在封神之战中动了什么手脚?地府毁灭是不是后土娘娘下的黑手?

    冥河老祖究竟有没有对玄冥,祖龙,共工,鲲鹏下手?

    上古天庭的天帝传了几代?身份分别是谁?地府的实际控制者究竟是谁?北阴酆都大帝?阎罗天子?青华帝君?幽都土伯?上古大巫?

    这些秘密,随便知道一个就要人老命了!

    同时引起这些幕后黑手的注意,被数十个算计了整个洪荒时代的大能暗算,谁能担当得起?无名老僧想一想都感觉恐惧,甚至战栗,就算大罗不死,也不至于浪的这么不要命了!

    但这些秘密,不得不说又很有诱惑力。这里埋藏着上古洪荒最多的隐秘,随便知道一点,都有无尽的好处。而且上古天庭的残骸,地府的酆都、冥司、阎罗十殿、蒿里,天界三十三天残骸,太古妖庭,不周山碎片,包括洪荒破碎时很大一部分碎片残骸,都落在了归墟中。

    里面光是先天灵宝,就埋藏了不可数,可以说是洪荒最大的一个藏宝地。

    所以虽然归墟是大罗的一个禁忌,是大神通者黑历史的埋藏地,谁动谁死,但谁都想在作死边缘浪一下,擦边而过,偷看一眼里面的禁忌。

    无名老僧就是这样一位被推出来,偷看一眼归墟里面的秘密的人选,刚才他看到那么长一根玄冥骨刺的时候,就已经心惊胆战了一回,一个惊天的秘密就摆在他面前……但他只能目不斜视而过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道君之流,起码老僧可以肯定,劫眼里的这片血海,绝对是冥河老祖的一尊化身,他要是敢去偷偷查看玄冥真水之海下面藏得是不是祖巫玄冥的尸体,半路就可能遇到一位背着双剑的少年人对着他微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在归墟中间一片深沉的可怕的魔土中听到世尊的声音,无名老僧又是激动,又是警惕,所以他并没有阻止法净的意思,听到世尊讲经固然是大机缘,但现在的确不是地方,这里诡异万分,就连无名老僧都觉得危险难以测度。

    刚刚的血海劫眼,包括婆雅王的尸体,看上去危险万分,但实际上并不被大罗放在眼中,血海劫眼磨不灭大罗且不说,婆雅稚这厮生前也就是一尊大罗而已,活着都不怕他,死了只剩下一具尸体,又能吓得了谁呢?

    由此看来,这片魔土可比血海绝地危险多了!

    但如果血海绝地算上有可能存在的冥河化身,又是两说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加快脚步,他们想要离开这片魔土,就必须经过中心的玄冥白骨魔船,法净早有交代无论魔崽子们做什么,都不要理会,加快速度通过就是。

    来到玄冥骨船旁边,几位苦修的老僧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,他看到几个影影绰绰的影子站在船舷上,脸朝着魔土深处的方向凝视,所有人都站着不动,好几个威名赫赫,个性鲜明的老魔头都面无表情,看上去一片木然,寂静。

    寂静的诡异而恐怖……让一行人忍不住再次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但随着他们的脚步声靠近,船舷上的一位老魔头缓缓回过头来看着他们,禅定功夫深厚的老僧都忍不住一挑眉头,禅定功夫不到家的僧人更是差点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那位老魔头眼中一片漆黑,没有半点光彩……

    在陆陆续续转过头来,如死人一样盯着他们的老魔头围观下,佛门一行人纷纷口舌干燥,心跳加快,他们迅速越过玄冥骨船,这时候他们前面,在紫金钵无量光明的照耀下,还有几株古树没有移开,法净在其中一株古树的脸上,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……赶尸宗尸神老人的脸。

    尸神老人看着他们,低声道:“这里是祇树给孤独园!”

    法净大师手上一抖,差点连紫金钵的拿不住了。

    无名老僧心中也有无数妈卖批犹如雷霆滚滚而过,法净忍不住出声道:“不可能,祇树给孤独园还在婆娑世界!”

    无名老僧更是心中否认:这片魔土坠入归墟的时间至少在洪荒破碎前,而洪荒破碎后,中央婆娑世界就分裂为数十个庞大的佛门世界,其中包括阎浮提世界,乃是圣地须弥山的所在地,祇树给孤独园就在阎浮提世界中,甚至还有佛子在其上建立了一个圣地——大烂陀寺!

    无名老僧就曾经在大烂陀寺修持了三个元会,可以说在祇树给孤独园主持过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这里是祇树给孤独园,那他修持所在的那处圣地是什么?

    “那里只是祇树给孤独园的躯壳,这里才是祇树给孤独园的真实,灵魂,有情,本质的所在。”仿佛在和无名老僧对话,尸神老人缓缓开口道:“我知道你们认为我已经不是尸神,其实我还是尸神老人,但又不仅仅是尸神老人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祇树给孤独园,也是大自在天,更是冥河老祖的一个道场,用于验证冥河老祖关于生命的一些想法!”

    “当年冥河老祖与世尊论道祇树给孤独园,在谈及众生的问题上,冥河老祖和世尊都认为有情,就是众生!但在生命的认识上,他们产生了分歧,什么是生命?生命的界限在哪里?冥河老祖并不是那种呈口舌之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世尊每提出一种对于生命的定义,他便创造出一种超越那种定义的生命!”

    “冥河老祖创造了不计其数的诡异生命,随着创造生命的形态越来越奇诡,娲皇圣母和后土娘娘联手逼上门来,要求冥河毁灭他创造的那些诡异生命,避免它们威胁到洪荒中正常的生命的存续,冥河老祖却认为,同为生命,并没有卑微高下之分,只有物竞天择,自然淘汰,才能决定生命的存续。”

    “双方一言不合,便展开大战,大战之中无论是世尊还是三清、帝鸿,都支持娲皇圣母和后土娘娘的主张,认为冥河老祖创造的诡异生命不能生存在洪荒。因为她们创造的是洪荒过往的全部生命,你们所熟悉的那些生命,六畜七禽,种种后天生灵和先天生灵,乃至于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而冥河创造的,是挑战生命乃至造化极限的种族和生命!”

    “面对大神通者的群起而攻,冥河老祖不得不做出妥协,只有和洪荒现有生命存在形态相似的种族,才能在洪荒生存,其它诡异莫测,大异于常理的生命,必须成为禁忌,沉入归墟之中,永世不得出世!”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创造那些生命的实验场,也是它们生存繁衍的唯一所在!”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洪荒禁忌生物的封印所在——大自在天!”尸神老祖幽幽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无名老僧和法净已经发现,虽然尸神老人什么都没有隐瞒,甚至可以说是倾其所有,坦白相告,但那种诡异越来越明显,比如随着尸神老人的诉说,很多东西不用解释,他们莫名其妙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种大恐怖在接近,但偏偏他们无法阻止!

    法净身边的一尊苦修老僧颤声道:“法净师兄,我好像看到当年的那场辩法了!当年那场定义洪荒生命的辩法中,后土娘娘认为有魂有魄,能够轮回的才是生命!没有真灵,不能轮回的就不是生命!”

    法净仿佛也听到有人好像在他耳边耳语,告诉他道:“但冥河老祖提出,有魂有魄能轮回的是生命,那么鬼是不是生命?”

    “人死为鬼……鬼是不是生命?”

    “世尊认为世间有饿鬼一道,鬼当然是生命!”

    “后土娘娘不认为鬼是生命,鬼是生命的反面,是死亡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冥河老祖嗤之以鼻,认为死亡并不是生命的本质属性,不死的是不是生命?大罗是不是生命?轮回就能囊括所有生命?冥河老祖当即创造了数十种奇诡的鬼物,能够繁衍,生存,交流,超越了死亡和轮回。后土娘娘大怒,将那些鬼物打入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后土却无法再否认鬼不是生命!”

    “冥河老祖又创造了聻,鬼死为聻,聻死为希,希死为夷!聻是一种挑战了轮回秩序的存在,它是一种无形无质,诡异莫名的存在,人无法看见鬼,鬼无法看见聻,所以聻无法以神念发现,鬼是人死后的魂魄所化,聻便是鬼魂飞魄散后,残留的念头所化!”

    法净大师脑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,他颤声道:“这里就是封聻地!”

    “鬼是人死后,诞生的生命,聻是鬼死后诞生的生命!生命就这样传承不息,延续不绝,因为鬼的归宿是轮回,轮回囊括了魂魄和真灵,所以轮回后的生命,本质上还是轮回前的那个‘他’,但鬼死后的聻,却和原来的鬼没有任何关系。聻是一种超越了轮回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世尊和冥河辩法,认为众生便是有情,便是感受六触所发之缘。冥河老祖同意世尊的看法,却也提出一个疑惑,众生以六触感受世界,便生种种念头,念头,想法,认识和概念,乃是感受所生,因思想而延续。”

    “世尊既然承认六触生情,有情为众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‘情’是不是众生?众生是有情?还是情?想法,念头,理解,概念,认识是不是生命?冥河老祖举例道:宇宙发展变化过程中自然出现的存在一定的自我生长、繁衍、感觉、意识、意志、进化、互动等丰富可能的一类现象,近似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一种想法,能够自我生长完善,能够变异进化,能够传递繁衍,本身就是感觉和意识,蕴含意志,还在互动中完善,这种现象无比近似生命。世间本无佛和佛法,因为感受缘起,众生种种思考,而诞生了一个全新的概念——佛法!”

    “而这种概念也不是凭空诞生,它是由低级的‘感受’进化为高级的‘认识’,再由‘认识’总结为‘想法’,最后‘想法’不断传承,不断总结,成为一种‘思想’。最后成为意识的根本,一切众生的意识皆有此来,这难道不是一种生命?”

    “生命是有情?或者就是情?”

    “低级的生命是‘感受’?更高一级有主观性的‘认识’,最后认识总结为‘想法’,想法发展为‘思想’,思想塑造‘意识’!”

    “佛是生命?还是佛法是生命?”法净大师理解到了冥河这种疯狂无比的想法……他开始深深恐惧,想要斩掉灌输到自己脑子里所有的,疯狂无比的念头,他简直难以想象,冥河留在这里的想法居然认为,想法就是生命,情就是有情,念头就是众生。

    世尊当然不肯同意这种疯狂的想法,但冥河笑道:“试试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如果存在这种生命,那么生命的一开始,就是感受……”冥河如此道:“我创造了聻,一种无形无质的存在,它就是一种念头,我斩下了我的一个念头,化为聻,聻其实早就存在,生命开始思考的那一刻,聻就存在了。只是作为一种存在众生脑海里的现象,它无法单独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斩下我现在的想法和念头,化为一种单独存在,无形无质的东西,我给了我的想法一个皮囊,但它的本质还是想法,除了让它能够不依靠任何载体而存在之外,我没有做出任何的改变,现在我的想法化为一聻。”

    “聻既然是想法,那它就一定能传递出去,聻的繁衍,就是复制自己,传递自己,所以它能够被感受……”冥河往下一指,祇树给孤独园中但凡存在之物,便能感知到聻,即便是一块无知无识的顽石,聻也能让它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“随着顽石渐渐理解我的想法!”冥河微笑道:“它就有了自己的意识,因为感受产生认识,认识总结为想法,想法根深蒂固,就会让人认识自我,产生意识。如果顽石能理解我的想法,它自然就成为了一个有意识的生命……它的想法和认识,也会成为聻!”

    “它的想法也会化为聻,传递出去,让身边其他的顽石理解,顽石一开始只能理解‘感受’,拥有草木级别的灵性,但草木就能直接产生认识,它们更容易理解聻,很快就会产生意识……最容易理解聻的当然是拥有完整灵智的存在,或者大智慧者。”

    “诸佛菩萨,皆是见识高深,智慧通透的人,顽石想要理解的想法,想要认识聻,需要从最基础的感受理解起来,一点一点的补课,因为‘鬼’这一念,是无法理解的,只有先知道死亡,生命才能理解鬼,然而要知道死亡和生命,还要理解之前更多的概念,这就是信息的遗传性,只有无中生有的补全了整个体系,才能完全理解我的一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诸佛菩萨,原本就有我的想法需要的基本认识,只需一点,便能通透!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,我这想法所化的一聻,便已经根植在诸位的脑海中!”

    “现在,诸位佛陀菩萨,想一想,想法或者说聻,是不是一种生命?”冥河发问道,祇树给孤独园听讲的诸佛菩萨,相互顾盼,冥河所说的并非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,他们理解了冥河的想法,但并不同意冥河的想法。

    冥河微微一笑道:“理解就好!因为我斩去一念,将这一刻的想法化为一聻,所以理解我的想法,就等于感染了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感染是一种世界观,诸如理解了佛法,就有了佛法的神通,理解了我的聻念,自然也会有聻念神通,现在诸佛菩萨,念头皆能化为聻。聻有三大神通:一为信息不灭,聻的本质为信息,因为此方宇宙的特殊规则,信息可以升华为大道,不会死亡,也不会泯灭,即便诸佛菩萨魂飞魄散,想法念头,自身的信息也会化为聻!”

    “二是感染一切,聻即为我异化的念头想法,所以能感染一切信息,有人闻得一聻,自身的念头想法,感受理解都会化为聻,聻还能污染一切信息载体,记下聻念一字,便为一聻,文字声音,神念道理,无物不能聻染!”

    “三为聻化无解,我因为我的一念化为聻,虽然聻是一种信息,想法,并无善恶之分,佛法也能化聻,道法也能化聻,就连诸天大道都能异化为聻,聻是一种信息的异化,是诸佛菩萨的想法,化为一种独特的神通。本质上还是诸佛菩萨的想法念头,只是我为了说法,将我一念斩下,化为信息的不灭躯壳,以证明可以创造一种本质为‘情’,为信息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佛法,记在书上是佛法,记在心中也是佛法,口中念出是佛法,以心传心也是佛法,我只是创造了一种新的信息载体,化为聻的念头想法,也是佛法,不会改变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化为一聻的正是聻的概念,我对聻的理解,也就是聻的神通本源,我对聻的规定,我创造聻的世界观,所以这是聻法神通的本源。被聻感染,神念化聻着,必然会认同聻法,就好比想要用梵文书写佛经,自然要认识梵文。”

    “我将诸佛菩萨的念头化为聻,就如同把诸佛菩萨的念头转化为梵文,诸佛菩萨所理解的佛法都是梵文所书,自然就会理解认识梵文,诸佛菩萨的念头都化为聻,自然也就理解聻。就会遗传我的想法,这一刻我对信息的理解,也会被大家接受!”

    法净大师已经惊恐的托不住紫金钵,出现在他脑子里的聻,混杂了诸佛菩萨的想法,根源还是冥河那一念,他能感受到诸佛菩萨当时的惊恐,他们当时的惊恐化为聻鬼……法净只能理解它为聻鬼,这种恐怖无比的魔念。

    诸佛菩萨理解了冥河魔祖的想法,他们的念头就不可逆转的转化为聻鬼,然后不死不灭的流传了下来,最后感染了进入这片魔土的人。

    那玄冥骨船上的魔头巨擘,如今陷入其中的佛门修士,乃至元育和无名老僧这样的大罗,都被聻鬼感染,理解了冥河的想法,感受到了昔年孤独园中诸佛菩萨的惊恐和感觉,他们理解了冥河的想法,便能察觉自己到聻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想法,念头,神念,化为一种无形无质,恐怖之极的存在。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,满满的都是一种诡异的生命,他们的世界观发生了聻染,原本想法和念头只是一种存在,现在他们理解了冥河的想法,想法和念头也可以是一种生命,只要换一种理解……认同‘有情’就是‘众生’。

    情就是生命的本质!

    一念一识都是生命,都是聻。

    玄冥古船上一位老魔头带着无限的恐惧和挣扎道:“想法和念头就是生命?那‘我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群聻?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化为无数聻鬼的聚合体,狂笑着扑进魔土的深处。

    一位道君没能承受住魔祖的想法,转变了自己的生命形态,在场的人无不毛骨悚然,这就是魔祖的想法吗?充满着魔性,就连魔道中人也为之战栗恐惧的魔性,冥河老祖,到底在想什么东西?他已经疯了吗?每天琢磨这些,创造这么多魔性的,不可思议的生命,魔祖他老人家精神真的正常吗?

    有魔门大佬大不敬的想到:“魔祖他老人家是不是已经疯的特别厉害了?我至今没能参悟魔门大道,是不是因为疯的不够厉害?”

    元育在梵无劫耳边暴喝一声道:“梵小子,魔祖的思想不是我们能否定,逆转的,我们已经聻化,现在唯一不转变自己生命形态的方法就是认识到,聻我无别,聻我无二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想法可以是一种生命,但念头想法构成的我们,也是一个完整的生命!”

    “一就是全,全就是一,众生就是盘古,盘古也是众生,我们都是盘古的一部分,犹如盘古的聻,但我们也是我们,我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想法是一种生命,但这些想法构成的我们,和之前并没有区别,只是得了魔祖的一念,多了一种诡异的神通而已!”

    梵无劫连忙镇压自己那些不停冒出来,不停被魔祖一聻感染的想法,他的念头已经化为群聻,如果不能尽快将魔祖的想法融合到自己的世界观中,那就会被魔祖的想法占据主导,会被魔祖的想法抹去自我,化为聻鬼聚合体,连自我都丧失。

    这等于一种信息数据上的变化,自我程序被改写,如果能适应新的格式,程序的本质不会变化,如果适应不了,程序就会出现严重的错误!

    梵无劫开始飞快的改变自己意识中和魔祖一聻冲突的想法……

    整个玄冥白骨船上,魔道道君都在聻化……人死为鬼,鬼死为聻,世间本不存在聻,因为冥河的思考而产生了聻,理解了魔祖思考的人,他们的想法化为了一种诡异的生命,即便魂飞魄散,打入轮回,他们的魂和鬼,也会化为聻。

    知道冥河这番思考,知道聻的存在的人,都会聻化。

    “如果让这里的聻跑到外面去,或许整个诸天万界的生命,都会被聻化,到时候所有的生灵轮回后,其聻不灭,那就是真正的众生魔染,所有挺不住魔祖思想冲击的存在,都会化为聻中之鬼,诡异无比的魔物,就算承受住了魔族思想的冲击,也会被感染,被魔祖的思想污染!”无名老僧惊恐万分的想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正的魔染诸天……难怪这种生命被封印在了归墟!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感染了聻……如果我们活着走出归墟,甚至只需要我们传递一点消息传出去,聻都会渐渐感染诸天万界,开启魔染的过程!”无名老僧绝望想道:“就算是大罗也无法抵御魔祖的异化,身不由己的成为传染源!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就算大罗不死,也会被不愿冥河魔染众生的大神通者镇压到世界毁灭,不可能放我们出去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无底的大坑啊!”

    无名老僧恐惧的看着这里累累的尸骨,诸佛菩萨的遗骸,原本他以为这是魔祖干得,现在看来,这些都是被聻染,镇压在此的诸佛菩萨,下手的说不定就是世尊和其他几位大神通者。
上一页 返回幻想世界大穿越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线上赌博公司
如发现幻想世界大穿越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幻想世界大穿越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辰一十一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幻想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由线上赌博公司(https://www.jyminghui.net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