线上赌博公司首页 -> 其他类型 -> 《掌贵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掌贵书页 』

掌贵 第五二五章 娘子出气

(为方便您阅读掌贵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线上赌博公司”网址 www.jyminghui.net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目的达到。

    雨停了,戏也该散了。

    李纯冲皇帝淡笑。

    “不怪臣了吧?臣一片苦心,都是为了您,为了皇室颜面,为了您的谈判。您不用谢我,记得我的付出就行。”

    皇帝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李纯的确解了他的大难题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朝鲜王理亏,不可能再狮子大开口。形势彻底扭转,主动权再次被抓回,接下来的谈判将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另外,老七那事原本一夜之间满城风雨,压不住,掩不了,成了大丑闻。

    而今日文庆这一折腾来的刚刚好。只要加以引导,民间的注意力马上就将被转移,老七的丑闻也自然而然被淡化了……

    丢的是朝鲜颜面,不是大周的,甚好。

    朝鲜方自己不干净,昨日的底气自然也荡然无存……

    “你放心,你的好,朕都记着,一定加倍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过圣上了。”

    李纯本想告退,可又再次瞥到了文兰在远处正向他作揖。罢了,就冲刚刚那声“姐夫”,他便帮人帮到底了。

    “文庆那里,圣上是打算收?放?还是罚?”

    “朕打算看看朝鲜王的意思和诚意。你这么问,可是有何顾忌?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点。先前朝鲜王既已向您坦诚,说是因为拿不准将来所以不敢押宝,这才选了臣来联姻以靠近皇权,可臣又算什么皇权?说到底,您才是真正的皇权,他们的目的只有您。皇上比臣聪明,知道臣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臣以为,文庆只是用来试探皇上心意的第一步棋,他们真正想做的,是将文兰公主塞到您的身边。可那会很尴尬。您一定不愿意。这也是今日臣‘算计’您的一个原因。事实臣,早就为您铺好了台阶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朕收了文庆?”

    “对皇上来说,文庆比文兰更合适。此刻您半推半就成全文庆,全了朝鲜颜面的同时,也避免了您的尴尬,还让朝鲜方欠了一个人情,一举多得。

    还有几点:第一,两位朝鲜公主都在大周失了名节,若不处理,这说不过去。第二,文庆身上还披着您的大氅,您又看过了她的肩和脚,您若不善后,显得不负责。

    第三,联姻失败对大周没有好处。哪怕他们不怕麻烦再选公主来,也未必是好事。

    第四,朝鲜目的未达成,还折了两位公主,一定会在别的地方将损失要回来。那对咱们来说反而不划算。

    后宫妃嫔嘛,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,区区一个虚衔,就当是养个闲人便是。但今日您若拒绝了文庆,极有可能将再次面临那个尴尬。所以,您若不想收了文兰,不如顺水推舟,收了文庆。”

    李纯浪费唇舌确保文庆下场,的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文兰。

    文兰今早开始就不冒头,那点盘算,无非是要借他的手,他早就看清了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昨晚文兰和朱常哲的见面,李纯还有什么没想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。你言之有理,待会儿朕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李纯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臣便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如……与朕一道去御书房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李纯一下笑得明朗。“我喝多了,正好,我媳妇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瞧见不远处的程紫玉正冲李纯笑……

    儿子,不……臣子,整个身上散发的都是暖意,唇角上扬,明光四射,就如当年那个她,让皇帝看得一时恍惚。

    也是,他高兴,就足够了……

    可李纯走了两步竟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。今日这样的宴席,不管明的暗的,都是最后一次。下次您可休想再让我配合您这般演戏了。在我心里,我媳妇高兴还是难过比那些人生死更重要。我走了,祝您谈判顺利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匆忙去另一边了。他看见她进了八角亭,他要去助助威。

    皇帝一哼,没有拒绝,也没有半丝不爽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程紫玉登场时,瞬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苦主啊!

    昭告天下,还有不到十日便将成婚的未婚夫被人谋算,差点鸡飞蛋打,怎么看,最憋屈的便是这位民间郡主了。

    于是当程紫玉慢慢往八角亭方向走时,原本要散的众人忍不住都停了脚,想要一看好戏。

    也没人敢去挡,圣上已经离开,清场的口谕也不知算是失效了没。

    目光齐聚下,最丢人的莫过于朝鲜王,他头皮发麻,只恐程紫玉与文庆对上后,朝鲜方再丢一次人。所以原本已经往御书房方向去的他,再次折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,挡住程紫玉。”他示意文兰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文兰别过了头,一下又红了眼。“父王是太偏心,还是嫌我不够丢人?我来大周后唯一一个说得上话的就是程紫玉了。眼下,因着文庆,我这唯一的朋友眼看都没了,您还要我去求情?程紫玉该如何想我?该以为我背后插她刀了。这仇还不得算我头上?……”

    文兰垂下眼。

    “父王自己去吧。还有,叫程紫玉记恨上可不是什么好事。她在太后跟前说得上话,又拿住了李纯的心,咱们得罪她,后果很糟糕。”

    朝鲜王一声长叹,若不是有这层顾忌,他用得着这么烦?

    于是,众人眼里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堂堂一国王上,一脸赔笑,迎上了一国郡主……

    离得远,实在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朝鲜王始终都满脸堆笑,程紫玉则全程满是严肃,引发了众人一大波的好奇……

    差不多二十息后,朝鲜王一拱手,匆匆忙忙先一步往御书房走去,文庆急着要跟上,却被程紫玉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还请郡主让一让。”程紫玉的眼神太利,文庆有种被剥光的感觉,忍不住将那大氅裹紧了几分。“文庆急着面圣。不能停留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你与我说话,你们王上不会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文庆强吞一口气,毫无底气。而她更气的,是扭头瞧见文兰正从桌上抓了一把果干,边吃边笑边看来,看戏意味分明……

    文兰点点头:

    “郡主说的是,妹妹不急。父王也让我去面圣了。我都不急,妹妹自然也不用着急。郡主来跟你说话,是给你面子,这是礼数。”

    程紫玉一挑眼:“还是文兰公主懂礼。你妹妹初来乍到,以后你记得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文兰急点头。“她要改造的地方多是多了点,但只要有耐心,可以磨杵成针嘛。总会让她有发光发热的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我就走了。”文庆抬步,却被柳儿挡住。

    程紫玉上下扫视文庆。“我就是听说文庆公主天姿国色,肤白貌美,可我眼神不好,站远了看不清,所以特意走近了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肤白貌美?

    围观众人几乎同时噗笑而出。

    肤白不白,只有皇帝几个知道。至于貌么,这会儿顶着一头泡了水如水草般的发,妆容化成一片片的脸,绝对是够“美”……

    文庆心头一绞。

    皇帝走了,王上走了,所有人都明目张胆来笑她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程紫玉要的吧?

    “程紫玉,我今日的确是栽了,但却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来辱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辱?这话没道理。怎么是辱?天姿国色和肤白貌美都是赞美。您虽是外族,怎么连周语都没学好就敢入宫?大伙儿可得给我作证,我是在赞美文庆公主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大周皇室受了辱,身为宫中一份子,所有人立场自然鲜明,先前面上无光,此刻有机会出气,立马齐刷刷应是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仗义。文庆公主,您看到了。没骗您吧?你既然人在大周,便好学好周礼。理解方面,您可比文兰公主差远了。所以将来您可得谦虚点,谨慎些,切莫再要闹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文庆气得要炸,却唯有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别嚣张。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程紫玉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倒是有理。也好,留一线就留一线吧,毕竟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。有的是时间……调.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调教你礼节罢了,何来威胁之说?你放心,我经常入宫看太后,你要是愿意,我甚至可以去太后那里求个恩典,专门负责调教你。如何?我这人一向无私,一定不吝于教导。”

    文庆腿有些发虚。她这才想起来,后宫的主人此刻是太后。而当今太后最宠爱的……正是程紫玉。这一瞬,她的头好疼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!”文庆一个字都不想说了,只想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她一个眼神,她的卫兵就要上来清路。

    柳儿早就憋了一肚子火,正想借机上前叫那文庆再丢一次丑,不过却见那几个朝鲜卫兵突然便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李纯已经先了一步,闪到了她们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媳妇要看你,你就该抬起头随便她看。我媳妇夸你,你就该低下头说不敢。我媳妇要教你,你就该赶紧谢恩行礼。这都不懂?”

    文庆脸部抽搐,牙齿也开始上下打架。

    朝鲜王刚警告她了,说她的把柄已被拿捏在了李纯手上。此刻的她,的确不敢回嘴。她很清楚,再有一点点的不妥,惹毛了李纯,她很有可能将彻底完蛋。

    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李纯冷冷开口的同时还打开手护着程紫玉。

    在对待外人和程紫玉时,他毫不介意流露出他截然不同的两种面孔。文庆看着刺目,众人看得羡慕。

    “向郡主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“将军,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再多说一个字,我保证你以后只敢躲在阴沟里。你若不照做,我立马就去御书房做我该做之事。”

    文庆抽着气,将口边的求情全都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敢说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知道王上有没有把秀儿从李纯手上要回来。

    李纯,将她拿得死死的!

    就这样,文庆的膝头再硬,腰板再挺,这会儿也不得不弯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她这一屈膝,便等于承认了她对李纯的谋算,对程紫玉的抱歉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选择,只能照做。

    一时间,鄙夷不齿和讥笑充斥了四周。

    她低头闭眼咬牙:

    “对不住,郡主,是文庆的错,都是文庆的错,您大人有大量,求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喝了多少?”程紫玉微微侧身,瞪眼李纯。她故意无视了屈膝躬身道歉的文庆。

    文庆敢背着她觊觎她的人,她就敢光明正大打她脸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文庆在众人指指点点里,整张俏脸全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谨遵娘子先前的嘱咐,不敢多喝,就几碗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身上的味儿怎那么重?难闻。你离我远些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臭。”李纯抬臂嗅了嗅。“对不住,都是为夫的错。不是酒臭,是应酬时不小心沾染的脏东西。”当着众人,李纯瞥眼文庆,其中意味分明。

    “但我与皇上说了,以后这种应酬都不会参与,保证以后不会沾染到任何让娘子不舒服之气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犹若无人,也未叫起。

    任由文庆的膝头打晃。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生气怎办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娘子想如何出气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,我的礼行完了。可否起身?”文庆一扬声。

    李纯一扭头。

    “膝盖没弯到底,你这也太松懈了。这个礼不行。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。我回家了。”程紫玉瞥眼文庆。“文庆公主的礼我受不起。就罢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为夫一言,快马一鞭,如何能反悔?这样,为夫送娘子回家。金枫柳儿,你二人看着文庆公主,什么时候行完礼,行好礼,才准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文庆膝头一软,一下便坐了地。

    金枫和柳儿都有的是时间,两人索性唠起了天气。可文庆急啊,御书房里的天气,才是她想要去争取的。

    她心头流着血,极力忽略从后妃到宫人的讥笑,在左右搀扶下起身,重新冲着程紫玉离开的地方行了一礼……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也和我一样幼稚了?”李纯满是宠溺,在袖子遮掩下拿小指勾她。

    程紫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刚刚对文庆的所为。

    “你的幼稚是天生,我的幼稚当然是有目的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返回掌贵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线上赌博公司
如发现掌贵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掌贵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弱水西西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掌贵全文阅读由线上赌博公司(https://www.jyminghui.net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